极速PK10

                                                            来源:极速PK10
                                                            发稿时间:2020-08-12 13:52:09

                                                            国际有识之士早已指出,美国作为“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造成了数千万民众为逃脱美国对外干涉政策导致的“地狱”而流离失所。美国至今仍未批准包括《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儿童权利公约》等核心国际人权公约。2018年,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今年,美方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之际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拿到了国际舆论所批评的“背叛人类”的名头。世人要问,当美国一些政客对那些“不能呼吸”的本国公民都没有最起码的人权关怀时,蓬佩奥竟然还在大言不惭地声称“保护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良心”,如此强烈的反差,恰恰为蓬佩奥之流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和双重标准”作上了最好的注脚。

                                                            科学研究是否有其纯粹理性的自主权?

                                                            人文与科学之间的樊篱必须拆除

                                                            美国一些政客针对中国大打“人权牌”的邪恶居心,早已是世人皆知。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指出,他们的论点“都是由阴谋论和缺乏基于事实的分析构成”。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指出,蓬佩奥的言论是“一种政治机会主义加意识形态狂热”,“他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差的国务卿之一,他自己每天都在用言行证明这一点”。英国《卫报》刊文指出,蓬佩奥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他正在助长偏见、恐惧以及分裂”。

                                                            半个世纪前,数理与生命科学都已颇与上一个世纪的情形不同——观察更为细致,理论更为周密。然而,科学家仍继承上个世纪的乐观,对现代科学的未来抱持积极态度,认为绝对真理仍是可以企及的。相对于科学而言,五十年前的世界刚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灾难中脱身而出。战时的种种,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偏见、歧视与残暴,宛如一场噩梦!而战后的世界,扰攘未已,人人仍未得宁居。人文学科的学者及文学与艺术的创作者,大都对人类世界及人性已不再能有乐观的想法,对于人类的未来更常存怀疑。有不少人,甚至对世界抱持严重的悲观,认为这个世界其实是荒谬的存在,许多过去视为当然的价值,其实也不是绝对的。于是,人文与科学两大知识领域竟不能沟通,而且,两者之间也安于隔离,甚至不寻求沟通。

                                                            相对地说,人文与社会研究的园地内,人文与科学两个文化之间樊篱必须拆除。我们必须设法懂得科学文化的内情,才能使这个已在主宰我们生活的巨大力量不再为我们制造不可知的灾害。将来的世界,文化既是多元,而文化体系与社会体系中的诸部分又会有更多的互依与纠缠。人类既生活内容丰富,个人却又不免有无可奈何的无力感。每个人都在蒙受科技文明发展的影响,人人不能再自外于科技文明,不能不寻求对科技文明的了解。

                                                            关于抗疫问题,我们已经多次以时间线的方式介绍中方抗疫的举措和成效,事实非常清楚。

                                                            8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会上有记者提问:据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11日在台湾大学发表演讲,称中国共产党本有机会向世界示警并共同抗疫,但选择不这样做。中国未履行国际卫生条例所规定的义务,违背了全球卫生所需的合作精神。如果这种病毒出现在台、美等地,可能很容易就被遏制了,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这一严峻的怀疑,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逐渐出现的文化系统论而同步展开。由欧洲历史发展的“现代世界”,植基于其时代以来的“理性"”信念。战后世界各地的接触较前频繁,许多欧美地区以外的文化,例如中国的儒家与道家、印度的印度教及源自印度的佛教,都与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单一真神信仰不同。诸种文化的接触与冲击,使犹太教、碁督教、伊斯兰教系统的宇宙观,不再视为当然。今天“现代化”已不再具有三十年前的说服力,“后现代”的种种观念与理论,其实是对于“现代”两字所代表意义的批判与反诘。这一浪潮的冲击力量十分巨大,不仅在文学与艺术的创作方面有其影响,人文与社会学科的研究也因此对过去的理论与研究方法作深切的反思。相对主义已经大张旗鼓,将五十年前其时的理性主义压得不能翻身。

                                                            科学家在最近半个世纪以来,在研究过程中,发展了相当程度的自我反省精神。库恩的研究典范主题(Paradigm)理论,从科学发展史的研究指陈一代又ー代的科学研究经常受当时一些主题的约束。在主题转变时,科学研究的思考方式甚至表达思维的语言,也跟着转变了。同时,主题的转变,又同社会与文化环境有其相应的关系。于是,科学的研究其实不是充分自主的。